案件进度

天海防务股东被抓高管被罚后被查,百亿市值蒸发12万股民可零成本索赔

时间:2021-01-25 阅读:101

曾头顶国防军工概念光环备受市场热捧的天海防务(300008),继连亏两年进入破产重整、第二大股东涉合同诈骗被刑事立案、内部人卷入内幕交易丑闻之后,又因涉嫌违法遭遇监管升级。1月25日晚间,天海防务(300008)公告于当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公司因涉嫌违反证券期货相关法律法规被证监会依法予以立案调查。

众维515证券索赔网主理吴立骏律师表示,天海防务已涉嫌信披违规,而股价承压深跌后再创区间新低,权益受损的股民在网站简单报名登记即可免费加入后续集体诉讼,索赔全程中无须支付任何费用。


资料显示,天海融合防务装备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上海佳豪船舶工程设计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0月,2009年10月挂牌,是上海市第一家创业板上市公司、船舶科技类首家A股上市公司,现有主业涉及船舶与海洋工程、军民融合产业、清洁能源利用等领域,公司据称是“国内一流的专业民用船舶与海洋工程科技企业”。


然而,“百亿军工股”的光环难掩公司基本面的窘况,2018、2019年连续亏损22.36亿元。2020 年2月,上海三中院裁定受理天海防务重整一案。据去年12月31日晚间公司公告,法院裁定公司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公司财务状况显著改善,股票终止上市风险消除。


对于造成当前困境的原因,天海防务的解释是,2018年以来,一方面受到国内宏观经济下行的影响,另一方面又连续遭遇重要在建项目买方违约、前期收购项目业绩大幅下滑等诸多不利事件,公司陷入严重债务危机,经营业务几乎难以正常开展。


而伴随着基本面的恶化,天海防务多年来在并购重组、公司治理、内部控制和信息披露等方面埋下的“暗疾”开始集中发作,并多次进入监管视野。


2018年12月,天海防务及公司董事长兼时任总经理刘楠、监事刘新友、时任董秘马锐、时任董事曹立永被深交所通报批评,另有多达25名责任高管被出具监管函。经查明,2013年至2015年期间,天海防务先后签订5份重大合同,合同总额22.1亿人民币加1.72亿美元,最高单笔合同金额占公司2013年营收比重达422.05%。

天海防务在2015年至2017年定期报告中披露上述合同存在因船东融资问题、租约未落实、市场不确定性及经营困难等原因推迟履行、放缓或暂停项目的情形,但公司在首次披露该5份重大合同时对于相关风险未予以充分提示,在合同履行出现逾期付款、延期交货等重大不确定时未及时以临时报告的方式进行披露。


此外,2017年11月天海防务披露与H&C公司签订1.16亿美元船只建造合同,而上市公司董事长兼时任总经理刘楠曾是H&C的实际控制人,其转让H&C距上述合同签署日未满十二个月。天海防务未按规定披露H&C为关联方,亦未履行关联交易的审议程序,直到一个月后才补充履行董事会审议程序并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2019年1月,因延迟14个月才披露伦敦海事仲裁委关于“解除5600万美元船舶建造合同”的仲裁结果,天海防务及刘楠、马锐被创业板公司管理部下达监管函。



2020年7月5日下午,天海防务一纸“公司第二大股东李露涉嫌合同诈骗被刑事立案”的公告,又牵扯出5年前一桩类似康尼机电、宁波东力、航天通信、长园集团等遭遇过的的“引狼入室”的流血式并购的是非。


2015年6月,天海防务以13.55亿元对价收购了李露一人持有的金海运100%股权。金海运成立于2002年,产品覆盖特种防务船艇、高精成像雷达、蛙人两栖装备等军用产品,收购时净资产仅7700余万元,评估增值率高达16倍多。2015年至2017年,金海运累计实现净利润3.15亿元,超额9.69%完成业绩承诺,天海防务的净利润也在2017年创下了上市以来年度最佳成绩。


然而对赌期一过,2018年,天海防务即曝出18.78亿元的巨额亏损,主要的“出血点”正是由于金海运存在巨额存货和盈利水平大幅下滑问题,被计提了全部11.84亿元商誉减值,而上市公司2009年至2017年净利润总和尚不足7亿元。2019年,天海防务续亏3.58亿元,其中又包括对金海运计提的4410万元存货减值准备。


天海防务指出,金海运原股东李露、原管理团队人员不配合提供相关的资料,可能存在违法行为,原财务人员在2018年违规支取现金1168.11万元,涉嫌违法挪用资金和职务侵占,新任管理团队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处理,并在警方干预下如数追回了有关款项。


2020年12月,证监会官网还公布了一份上海监管局对朱春华(与天海防务原公司监事之一、上海佳豪船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前总裁助理及金海运现法定代表人、负责人同名)内幕交易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指朱春华在天海防务拟转让控股权内幕信息公开前,贷款15万元买卖天海防务获利1932.35元,被证监会没收违法所得并处3万元罚款,时任天海防务董事、金海运执行董事王存卷入该交易。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月25日天海防务公告以自有资金投资500万元在泰州设立全资子公司天海融达特种装备有限公司,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叫朱春华。同月,因质押股票被强制平仓构成敏感期交易,天海防务大股东刘楠收到创业板监管函,公司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


此外,天海防务投资人还被质疑重整套利。去年11、12月间,公司推进重整计划过程中两次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说明上海丁果未直接参与重整的原因,其指定重整投资人的程序、标准及具体依据是否公平公正公开,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变向转售股份等情形,上海丁果及其关联方是否向相关重整投资人收取服务费、通道费或手续费等费用,是否与相关重整投资人签署其他协议或存在其他利益安排。


吴立骏律师指出,现有信息指向天海投资已涉嫌信披违法违规,在2021年1月25日晚仍持有天海防务股票而产生浮亏的投资者,可在“众维515网”发送姓名电话、股票名称数量提交获赔申请。截至2020年11月10日,该股股东总数约11.90万户。


需要说明的是,本案参与手续十分便捷,受损股民只需报名登记,无需提供任何文件,一旦证监会对该公司调查审理终结并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报名者会接到通知加入民事索赔集体诉讼。对诉讼所有相关费用,代理律师会向被告公司等责任主体主张,后续无论官司胜败股民均不用承担一分钱,参与索赔只有可能获得赔偿而没有任何成本。


数据显示,公司去年1-9月实现盈利3934.38万元,同比增长152.78%,期末每股净资产0.46元。二级市场上,天海防务曾在2020年8、9月的12个交易日内股价暴涨239%,不过自创下阶段高点12.9元以来即大幅震荡回落,短短四个多月股价打了四折。1月26日,公司股价以20%跌停价4.8元开出创阶段新低,最新总市值90多亿元,较去年高点缩水13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