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进度

獐子岛受罚201万董事长终身证券市场禁入,股民索赔诉讼实体审理启动

时间:2020-06-25 阅读:26


2017年3月21日至2018年1月30日期间买入獐子岛且期末日收盘持股浮亏者,可报名众维515发起索赔


数年间在公司公告里“死去活来”的虾夷扇贝,终于不用再为“高级生物”的造假行为背锅了。



2020年6月24日,一波三折、备受关注的獐子岛信披违法违规案迎来大结局:证监会对獐子岛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市场禁入决定书》,决定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吴厚刚、梁峻等15名责任人给予警告并分处最高30万元最低3万元罚款,罚款合计201万元。证监会同时决定,对公司董事长、总裁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采取10年、5年、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6月25日,獐子岛公告董事长吴厚刚、公司海外贸易业务群执行总裁勾荣(前公司财务总监)及证券事务代表张霖辞职。

处罚决定显示,在2014、2015年连续两年亏损的情况下,獐子岛为避免连亏三年退市,在2016年度虚增利润13144.77万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11%;2017年度虚减利润27865.09万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8.57%。公司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年终盘点报告和核销公告披露不真实,还存在不及时披露业绩变化情况的违法事实。


不晚于2018年1月初,时任财务总监勾荣已知悉公司2017年全年业绩与原业绩预测偏差较大,并向吴厚刚进行了汇报。公司应在2日内及时披露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但獐子岛迟至2018年1月30日才做披露。

证监会通报指出,獐子岛客观上利用海底库存及采捕情况难发现、难调查、难核实的特点,不以实际采捕海域为依据进行成本结转,导致财务报告严重失真,2016年通过少记录成本、营业外支出的方法将利润由亏损披露为盈利,2017年将以前年度已采捕海域列入核销海域或减值海域,夸大亏损幅度。


证监会借助北斗卫星定位数据,对公司27条采捕船只数百余万条海上航行定位数据进行分析,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以计算机技术还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实航行轨迹,复原了公司最近两年真实的采捕海域,进而确定实际采捕面积,并据此认定獐子岛公司成本、营业外支出、利润等存在虚假。


证监会表示,獐子岛案违法情节特别严重,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证监会一贯重视科技执法工作,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的广泛应用,证监会稽查执法工作将更加智慧、高效、精准,市场违法违规行为必将无处遁形。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以来的五年,獐子岛披露的年度净利润呈现出规律性“一年亏一年盈”的交替情形,其中2018年报盈利3210.92万元,2019年报亏损3.92亿元,而这两个年度的财报都被年审会计师出具了保留意见。



在处罚决定已认定公司连续2年操纵利润的背景下,虽然獐子岛自己判断所涉及的违法行为不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但来自深交所的声音显然没这么“乐观”。


在6月24日的关注函中,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直问公司是否拟对2016、2017年相关定期报告进行会计差错更正,并追问公司2018、2019年财报中相关成本结转是否合规,是否存在与处罚决定所述类似情形,是否也需进行会计差错更正,是否会导致公司2018、2019年净利润或扣非净利润为负、净资产为负。


深交所更进一步要求獐子岛结合证监会对公司定期报告虚假记载认定及公司2015至2019年财务指标情况,说明公司是否存在重大违法强制退市规定所述“上市公司连续会计年度财务指标触及终止上市标准,其股票应当被终止上市”的情形。

而在行政处罚和应付监管质询之外,獐子岛还将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十多年从事证券维权的吴立骏律师提示:处罚决定的下达,宣告獐子岛证券虚假陈述民事索赔正式进入司法实体审理程序。2017年3月21日至2018年1月30日期间买入獐子岛且2018年1月30日收盘持股而产生浮亏的投资者,可在众维515网站提交姓名电话股票数量报名索赔。

本案管辖法院为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底和2018年3月末,公司股东总数分别为5.92万户、5.66万户。


二级市场上,今年2月,獐子岛股价跌至2.08元,创2006年9月上市以来新低。截至6月24日收盘,公司股价报3.06元,总市值21.76亿元,而2015年5月公司股价曾触及22.50元的阶段高点,五年间市值缩水130多亿元。




扫码加入众维515证券索赔网扫码加入众维515证券索赔网




更多涉案公司资讯和索赔进展,请见——

众维515证券索赔网  www.zhongwei515.com

报名专线/客服微信号:13524102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