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进度

邦讯技术及实控人屡教屡错终遭立案调查,受损股民报名索赔全面启动

时间:2020-06-16 阅读:48

6月16日晚间,邦讯技术(300312)公告,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公司及实控人张庆文、戴芙蓉于15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被立案调查。事实上,因违规担保、关联交易、重大诉讼、被动减持等事项多次信披不及时不完整,两年来该公司及控股股东等当事人已五次收到深交所监管函,一次被交易所通报批评,公司及实控人夫妇更被北京证监局分别出具警示函。


根据证券法及虚假陈述相关司法解释,资深证券维权律师吴立骏提示,2019年4月29日至2020年4月29日期间买入邦讯技术,并在2020年4月29日收盘仍持股的受损投资者,可在众维515网站上提交姓名电话股票数量报名加入诉讼索赔。截止2020年3月31日,公司股东总数32218户。


据深交所监管公开信息,2018年4月至8月,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张庆文和戴芙蓉未将所持5.91%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及时通知公司,公司知悉后迟至当年9月才对外披露;2018年6月、9月,张庆文夫妇未在质押股票被强制平仓卖出的15 个交易日前预先披露减持计划;2019年9月至10月,张庆文在季报披露30日内因质押违约被动减持214.15 万股构成敏感期交易。



此外,邦讯技术2017、2018年度连续两年亏损,但公司未在2019年半年报和三季报中对2019年前三季度和全年盈亏情况进行预告。2020年3月20日,因前期暂时补充流动资金的5000万超募资金到期未归还至募集资金专户,邦讯技术及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庆文、时任财务总监申连松被深交所通报批评。


2020年4月22日、5月15日,北京证监局分别对邦讯技术和张庆文、戴芙蓉出具警示函。经查,邦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邦讯技术或公司)在2017年—2019年间,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累计不少于14000万元,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作为共同借款人向第三方借款不少于5000万元。对以上担保及共同借款关联交易,公司未召开董事会、股东大会予以审议,也未在临时公告、相应定期报告中如实披露。


2018年7月,债权人起诉邦讯技术要求其承担3000万元共同借款的还款责任;2019年1月,杨志英起诉公司及下属公司对违约的9000万本金及有关利息承担担保责任。对这两起重大诉讼,公司未依规在临时公告及相应定期报告中披露诉讼具体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曾在2018年报中披露1亿元违规担保并涉及原告为陈亚评及杨志英的诉讼事项,但后续却又更正认为公司不存在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并删除相关诉讼事项表述,而到了2020年4月,公司再次披露前述违规担保及诉讼事项,前后出尔反尔,被交易所质询公司此前的回复是否存在不真实的表述,是否刻意隐瞒违规担保事项。


而除了信披不及时完整,邦讯技术此前多年财务数据的真实准确性也大有问题。

今年4月30日,公司发布《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说明的公告》称,经自查及必要的核查发现,2019年以前,邦讯技术营业收入、应收账款、存货、费用及款项收付方面存在账实不符的情况。公司2019年报披露,本次会计差错更正共调增2018年度归属净利润530.97万元,调减2017年度净利润5898.61万元,调减2018年末资产总额9774.17万元,调减2017年末资产总额3074.92万元。


邦讯技术表示,由于公司前期资产证券化错记、系统集成项目未按终验结算金额进行调整、收入跨期等原因,造成应收账款、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少计,其他应收款多记。对此,深交所年报问询函中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通过调减往期期末资产价值从而减少本期资产减值、折旧及摊销对2019年度利润的影响,调增2019年度净利润规避连续三年亏损的情形。


年报还显示,公司目前仍有9000万元违规担保未解除,公司已被债权人起诉,但公司未对此计提预计负债。此外,2019年报显示邦讯技术控股股东为张庆文,而上年年报披露公司控股股东为张庆文及戴芙蓉。深交所要求说明在2019年年度报告中未将戴芙蓉认定为控股股东之一的原因及合理性。


也许并非偶然的是,就在今年元月,公司前任年审机构北京兴华所向公司发函辞任,公司改聘立信中联所承担2019年度审计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02年的邦讯技术是一家国内无线网络优化系统提供商和设备供应商,2012年5月登陆创业板。多年来,尽管公司一再并购谋求转型,业绩却始终在微利和亏损间交替,上市8年公司净利润加总累计亏损约5.25亿元,2016年来扣非净利润更是连续四年为负。


据邦讯技术最新年报,2019年公司净利润512.51万元,扣非净利润亏损2121.9万元,年末公司在职员工251人,较一年前减少一半,生产人员数量为0。公司业务经营困难,人员流动频繁,多位高管离职,张庆文夫妇质押股份被司法变卖、拍卖,剩余所持公司44.74%股份绝大部分质押且100%被冻结。今年3月25日,公司曾发布股票可能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


二级市场上,2015年6月以来,公司股价从近40元(前复权)的历史高位一路跌至最低5元下方,市值缩水100多亿元,二级市场投资者深度套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