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进度

【焦点征集】黑鹰坠落!子公司造假3亿多,长园集团及11人预处罚219万3人市场禁入

时间:2020-06-12 阅读:79


四年前溢价6倍多买来的“优质资产”,不仅没能承载预想中的战略转型大计,反而把上市公司拖入财务泥坑和造假风波。在证监会立案调查一年后,长园集团与长园和鹰间“父子反目”的罗生门事件真相得以大白。

根据证券法及虚假陈述相关司法解释,金融证券维权索赔资深专业律师吴立骏提示,2017年3月14日至2018年12月24日期间买入长园集团股票,并在2018年12月24日收盘仍持股的受损投资者,可在众维515网站网页链接提交姓名、电话、股票数量报名,或联系13524102063【电话/微信】加入诉讼索赔,本案获赔概率很高。2018年末,公司股东总数66395户。


2020年6月12日晚,长园集团(600525)公告收到中国证监会深圳监管局《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公司2016、2017年报存在违反证券法的虚假记载行为,深圳证监局依法拟决定:对长园集团给予警告并处50万元罚款;对尹智勇给予警告并处30万元罚款;对史忻、刘瑞等另10名涉案当事人给予警告并分处3万元至20万元罚款。各项拟罚款合计219万元。


 深圳证监局同时认定,时任长园和鹰董事长、总裁尹智勇,时任长园集团监事会主席、长园和鹰财务总监史忻及时任长园和鹰常务副总裁刘瑞行为恶劣、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违法情节较为严重,拟决定对3人分别采取10年、5年、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深圳证监局查明,长园集团子公司长园和鹰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原上海和鹰机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通过虚构海外销售、提前确认收入、重复确认收入、签订“阴阳合同”、项目核算不符合会计准则等多种方式虚增业绩,导致长园集团2016年度合并利润表虚增营业收入14971.27万元,虚增利润总额12300.38万元;2017年度合并利润表虚增营业收入20958.78万元,虚增利润总额17989.83万元。两年虚增利润分别占当期利润总额的15.21%、14.85%(追溯调整前)。此外,长园和鹰确认对M.T.SEWING的销售收入发生在其被纳入长园集团合并报表范围之前,导致长园集团虚增2016年度、2017年度期末应收账款870.41万元。


告知书显示,长园集团主动向证券监管机构报告了信息披露违法行为,并通过2018年年度报告进行了追溯调整。


长园集团是1986年由中科院创立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专业从事电动汽车相关材料、智能工厂装备、智能电网设备的研发、制造与服务,2012年底登陆上交所,曾是李嘉诚旗下长和投资的控股子公司。2014年后,长园集团豪掷60多亿元,先后投资星源材质、收购江苏华盛化工80%股权、增资沃特玛11.11%股权,还陆续收购了珠海运泰利、湖南中锂、长园和鹰、芬兰欧普菲等公司大部分股权。

2016年8月,长园集团以18.8亿元对价收购上海和鹰机电科技80%股权,采用收益法评估,增值率652.02%,形成商誉16.08亿元。被收购方承诺2016年度、2017年度累积合并报表口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亿元、2亿元,否则业绩补偿义务人须按照协议约定对长园集团进行利润补偿。


 长园集团当时表示,和鹰科技智能未来工厂的打造计划与长园集团的智能工厂装备计划不谋而合,双方的牵手能更好地发挥协同效应并增厚上市公司业绩。上市公司甚至为和鹰科技的加入举办了隆重的千人大会,大会主题被命名为“鹰的重生——飞得更高、走得更远”。

然而,实际上演的却是一部“黑鹰坠落”。长园和鹰2016年度、2017年度分别实现1.56亿元、1.76亿元,2017年的业绩承诺未实现;业绩承诺期一过,2018年上半年其净利润只剩约1700万元,不仅“坠落”速度有点快,更被媒体曝出长园和鹰与安徽红爱、山东昊宝以及上海峰龙签订的三个智能工厂项目已大量停工,安徽红爱和山东昊宝均与长园和鹰另外签订了“抽屉协议”。


彼时长园集团与长园和鹰、尹智勇曾各执一词相互指责,甚至举办新闻发布会“澄清”,一时闹得沸沸扬扬,市场为之侧目。


2018年12月,长园集团在上交所反复问询下,不得不承认长园和鹰智能工厂项目和设备业务的真实性存在重大问题,管理层为完成对赌承诺或存在重大虚假销售等业绩造假问题,造成公司巨大损失。2019年4月,长园集团在2018年报中披露长园和鹰2016年、2017年虚增利润0.85亿元、2.63亿元,会计师事务所对此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同年5月,尹智勇涉嫌挪用资金、职务侵占被刑事拘留(后取保候审)。5月31日,长园集团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

2019年7月,长园集团及原董事长许晓文、原总裁鲁尔兵、原董秘倪昭华、原财务负责人黄永维、现任董事长吴启权、原总裁许兰杭、原董秘高飞、时任监事会主席兼长园和鹰副总裁、财务总监史忻收到深圳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就“1、子公司相关关联交易事项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2、未及时核算并反映税收优惠返还资金被占用情况;3、收入确认政策变更未披露,且相关临时公告披露内容不准确;4、重大会计差错未追溯调整”的事项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对前述相关人员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而据事先告知书的揭示,长园和鹰具体违法事实多达11项,单项涉及金额5000万元级别以上的就有5项。2016年,长园和鹰及其子公司与6家柬埔寨公司签订8份吊挂销售合同,并按合同金额819.09万美元确认了收入。经查,柬埔寨公司只是协助免税清关,不存在针对合同的付款义务。长园和鹰以此虚增营收5662.91万元,虚增利润3954.7万元。

2017年,长园和鹰子公司和鹰租赁与中霭万家陆续签订21份《融资租赁合同》,每份合同均有高低价两个版本,高价版合同总金额10043.20万元,而实际结算支付的低价版合同金额仅2900.80万元,且合同约定商品并未全部发货。而长园和鹰却依据高价版合同且全部已发货确认销售收入,虚增年度营收5259.17万元,虚增年度利润3059.17万元。


此外,对建造合同结果不能可靠估计的上海峰龙项目、安徽红爱智能工厂项目,长园和鹰都采用完工百分比法确认合同收入,分别虚增2017年营收6291.57万元、7316.16万元,虚增年度利润总额6291.57万元、7316.16万元。

误食“毒丸资产”的后果是,2018、2019年,长园和鹰两次商誉减值分别高达14.2亿元、4.58亿元;在2019年报中,去除“滤镜”的长园和鹰总资产3.02亿元,净资产-5.08亿元,净利润亏损2.64亿元。自进入2018年以来,长园集团的扣非净利润就出现了接连下滑,至2018年年底,公司扣非净利润累计亏损11.90亿元。


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长园集团净利润分别报-8.77亿元、-0.79亿元,同比分别下滑884.93%、220.59%。

二级市场上,2015年6月以来,长园集团股价从前复权的28元以上高位一路震荡下跌,2019年1月曾跌至4元,市值蒸发300多亿元,让很多二级市场投资者深套其中。2020年6月12日,公司股价报收4.78元,市值62.4亿元。今年一季报显示,公司股东总数仍有58350户。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经历了商誉爆雷、业绩巨亏等并购后遗症重创,但长园集团第一大股东格力金投及其一致行动人金诺信和董事长吴启权,近期却看好公司的未来发展相继增持。

痛定思痛的长园集团在2019年报中也表示,公司自2018年下半年确立以工业及电力系统智能化数字化为主、电动汽车相关材料及其他功能材料为辅的业务战略布局。公司发展方式从外内并重调整为“回归产业,内生为主”;由三大板块“材料板块、智能装备、智能电网设备”调整为聚焦“工业与电力系统智能化数字化”;由快速扩张调整为“慎重布局、稳健发展”,公司已确立“成为全球卓越的工业与电力系统智能化数字化民族品牌”的愿景。


作为李嘉诚、格力的旧爱新欢,曾经入选中国上市公司科技50强和绩优100强、《福布斯》“中国潜力100强”“亚太潜力200强”的明日之星,长园集团能否真如传说中的鹰那样蜕去老化的鸟喙、爪羽迎来涅槃重生?不妨拭目以待。



众维515证券索赔网  网页链接www.zhongwei515.com

报名专线/客服微信:13524102063



诉讼中案件诉讼中案件

征集中案件征集中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