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诉案例

索赔征集 I三圣股份首批索赔股民笑了:一审开庭80天后赔付款已到账

时间:2020-03-12 阅读:117

处罚决定下达仅半年,首批向三圣股份(002742)提起民事索赔的股民中已有人拿到赔偿款。



日前最新消息,在重庆一中院开庭审理的三圣股份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首批案件中,已有部分投资者经法院调解获上市公司赔偿,赔付款已经到账。


众维515证券索赔网提示:2018年5月14日-2019年3月29日间买入三圣股份且该区间截止日仍有持股而浮亏的投资者具备索赔资格,可网上报名加入后续索赔诉讼并有望获赔。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幕距该案一审开庭才过去三个月,距被告公司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仅仅六个月,从公司被立案调查算起也只隔了一年不到的时间。定期报告显示,2019年3月末,三圣股份股东总数为27736户,户均持股9723股。



2019年3月28日,三圣股份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公司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


因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情形存在违规和未勤勉尽责,2019年6月24日,公司董秘张凯收到交易所监管函,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潘先文、董事兼总经理张志强、财务总监杨志云跟着也被交易所通报批评处分。



2019年9月12日,证监会重庆局对三圣股份及涉案当事人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三圣股份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潘先文给予警告,并两责并罚处以90万元罚款;对其他13名有责董监高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30万元不等罚款,以上罚款合计286万元。


证监会认定三圣股份未及时披露通过供应商向关联方提供资金的关联交易情况,以及2018年半年度报告、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具体而言,三圣股份通过其供应商向青峰健康提供资金,而三圣股份和青峰健康的实际控制人均为潘先文、周廷娥,两公司构成关联关系。2018年5至12月期间,三圣股份通过供应商向青峰健康提供资金合计44900万元。这些巨额资金以预付账款等形式转出,但是三圣股份不仅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相反,却在2018年半年度报告、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披露“公司报告期内不存在关联债权债务往来”、“不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等,作出了与事实相反的信息披露。



此外,公司2018年半年度财报、2018年第三季度财务报表还存在虚假记载,通过虚增预付账款等方式分别虚增净利润258.40万元、574.62万元。


资料显示,三圣股份原名三圣特材,成立于2002年5月,主要从事商品混凝土、混凝土外加剂(减水剂和膨松剂)及硫酸等建筑材料的生产和销售,2015年2月17日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2016年公司涉足医药领域后,为满足多元化发展需要更名为三圣股份,业务涉及建材化工、医药行业,拥有独立完整的采购、生产和销售体系。


2018年9月末,三圣股份公告预付款项余额达到1.97亿元,较年初增长近6倍,引起交易所关注,公司信披违规的盖子由此逐步揭开。


一开始,公司回复称主要受行业区域性影响,以及产品所需材料供不应求,因此公司为保障相关原材料持续稳定供应,调整了结算方式及预付额度。这一答复显然未能消除监管疑云,一个月后,交易所再次送达关注函,要求公司补充2018年度预付款相关交易的进展情况,实际供货和结算情况是否符合合同约定,相关交易是否具有商业实质及是否符合商业惯例。



面对追问,公司二次回复时不得不“供出”控股股东潘先文控制的重庆青峰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与供应商存在资金往来情况。相关事务所在回复交易所的关注函中更点明,通过检查发现三圣股份与多家供应商存在不具有商业实质、不符合商业惯例的资金往来,存在关联方通过供应商作为通道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公司2018年内部控制自我评价结论为,根据公司财务报告内部控制重大、重要缺陷的认定标准,存在实际控制人凌驾于公司内部控制之上的缺陷。


数据显示,三圣股份2018年末未经审计的预付账款余额4.49亿元,较上季度末增加2.52亿元,增长幅度127.92%。截至2018年12月31日,青峰健康对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发生额合计4.49亿元,减去已偿还的资金及按账龄计提的减值准备,其他应收款款中应收青峰健康期末余额3.72亿元。


2019年3月26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下发《关于对重庆三圣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而在回复中公司承认存在对关联方的资金占用。



据公司解释,在中介机构进行年报审计过程当中,发现公司截止2018年12月31日的预付账款账面余额出现显著增长,超出正常经营性水平;经延伸调查,了解到公司控股股东潘先文之附属企业青峰健康与部分公司供应商存在资金往来的情况,并已督促潘自查自纠。潘先文表示,将采用包括但不限于将拥有的土地使用权转让、资产重组、合法借款、寻求政府支持等多种方式筹集资金,确保在一个月内提供充足的还款保障,尽快无条件向公司全额偿还占用的资金并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支付相应资金占用费。


2018年6月至2019年4月,三圣股份陆续收到青峰健康还款。截至2018年审计报告日,青峰健康已将占用资金44900万元及资金占用利息1342.76万元归还给上市公司。需要注意的是,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10日,潘先文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7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3.48%。其中累计被质押的股份2.68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7.85%。


表面来看,上述违规事件似未对公司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三圣股份2019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2,207,390,166.53元,同比增加25.1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0,991,434.01元,同比增加3.28%。


然而违规既已发生,事态并未因公司内部打完“补丁”而告终结。2018年3月以来,公司股价持续下行,极限跌幅约85%,市值最高缩水70亿元。证监会处罚决定下达后,部分投资者以公司虚假陈述致股价下跌/投资损失为由依法展开索赔维权。2019年12月23日,较早起诉的部分投资者诉三圣股份证券虚假陈述民事索赔案件在重庆一中院开庭审理,时隔三个月不到,已有原告股民拿到赔偿。


这也提醒了部分上市公司、实控人、董监高等主体:“莫侥幸”、“莫伸手”!不依法合规经营,不履行信息披露等义务,不仅给公司、自身带来信誉信用损失,更逃避不了承担法律责任的后果。


更多索赔征集案件见下最终适格条件以法庭确认为准投资者获赔前无需支付费用——




众维515证券索赔网 www.zhongwei515.com

报名电话微信13524102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