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诉案例

华泽索赔案股民一审胜诉,上市公司券商会计事务所一个没跑,投资者获赔稳了

时间:2020-01-05 阅读:42

2020年01月06日 13:29

分享到:

阅读:20418

评论

收藏

四年长跑终现曙光,数万中小投资者能否笑到最后?



日前,投资者诉华泽钴镍(华泽退,000693)等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传来最新消息: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华泽公司赔偿股民冯某37011.61元,国信证券对华泽的赔偿义务在40%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华泽的赔偿义务在60%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根据一审判决,提醒2014年1月10日到2017年7月6日之间买入华泽钴镍股票,并在2017年7月6日收盘仍有持股而浮亏的投资者,可登录众维515网网上报名加入后续索赔诉讼,最终适格索赔条件以法院生效判决为准。


回顾一下本案四年来的时间线。2015年11月24日,华泽公告接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不实等证券违法违规,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2018年1月23日,证监会公布2018年1号市场禁入决定书,对*ST华泽时任董事长王涛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时任副董事长王应虎和财务总监郭立红分别采取10年、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2018年1月31日,华泽公司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证监会依法对华泽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王涛两责并罚给予90万元罚款,另10余名董监高等有责人员被警告并分处30万元至3万元不等罚款。各项罚款合计358万元。

证监会调查认定,华泽钴镍在2013、2014年度和2015年上半年累计发生向关联方提供资金的关联交易8.9亿元、30.4亿元、14.9亿元,分别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84%、258%、106%,截至2015年6月30日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达13.3亿元。为掩盖关联方长期占用资金的事实,王涛等人将37.8亿元无效票据入账充当还款。信披方面,1、2013年、2014年及2015年上半年未在相关年报中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及相关的关联交易情况。2、2013年年报、2014年年报和2015年半年报存在虚假记载。3、2015年未及时披露且未在2015年年报中披露星王集团与陕西华泽签订代付新材料项目建设款合同及上市公司为星王集团融资提供担保的情况。4、2015年未及时披露且未在2015年年报中披露华泽钴镍为王涛向山东黄河三角洲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借款3500万元提供担保的情况。

2018年6月19日,证监会对国信证券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经证监会查明,国信证券为华泽公司出具的恢复上市保荐书、重大资产出售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之持续督导工作报告书等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国信证券在核查上市公司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和应收票据及利用审计专业意见等方面未勤勉尽责。


证监会决定:一、对于国信证券保荐业务行为,责令其改正给予警告,没收保荐业务收入100万元并处以300万元罚款;对2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给予警告并分处30万元罚款。二、对于国信证券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行为,责令其改正,没收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收入600万元并处以1800万元罚款;对2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以上合计罚没2880万元。

证监会指出,作为华泽钴镍恢复上市的保荐机构和重大资产重组财务顾问,国信证券在核查上市公司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和应收票据,以及利用审计专业意见等方面未勤勉尽责,未对华泽钴镍及下属企业大额资金变化、应收票据快速增减等异常情况进行必要关注,未履行必要核查程序,未对审计专业意见进行必要的审慎核查,导致未能发现华泽钴镍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和采用无效票据入账掩盖资金占用的事实,在其出具的保荐材料及相关报告中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

2018年8月初,证监会披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及《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的有关规定,华泽钴镍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等违法犯罪行为,王涛等人涉嫌构成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经与公安机关会商,证监会已于2018年7月27日将华泽钴镍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移送公安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018年12月29日,证监会对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瑞华所在对华泽钴镍2013年度、2014年度财务报表审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出具了存在虚假记载的审计报告,决定没收瑞华所业务收入130万元,并处以390万元的罚款;对3名当事人给予警告并分处10万元罚款。

经查,瑞华所主要在四个方面存在未勤勉尽责的情况:一是未能实施有效程序对华泽钴镍舞弊风险进行识别,未直接与华泽钴镍治理层沟通关于治理层了解公司是否存在舞弊及治理层如何监督管理层对舞弊风险的识别和应对过程等。二是未对应收票据余额在审计基准日前后激增又剧减的重大异常情况保持必要的职业怀疑,未能及时识别财务报告的重大错报风险。三是未对询证函回函的异常情况保持应有的关注。四是瑞华所实施的审计程序不足以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2019年5月,华泽钴镍再收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由于被大股东恶意掏空,*ST华泽曾被市场戏称为“A股最穷上市公司”,定期报告显示,拥有四五百员工的公司,母公司报表上货币资金只有区区几十块钱到百把块钱,而公司净资产“高达”-14亿多元。公司官网还因欠费而被暂停,基金公司将*ST华泽的股票按0元进行估值。

2019年7月8日,是华泽钴镍在A股市场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仅在公司为期30日的退市整理期中,华泽钴镍股价累计下跌88.82%。7月9日,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并被深交所摘牌。此后公司再无公开信息更新,在深交所“市场服务-交易服务-退市整理期股票信息-已退市公司公告”栏迄今也无新信息披露。截至2018年9月30日,公司股东总数为6.77万户。

证监会曾严厉表示,华泽钴镍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的背后隐藏着上市公司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资金占用、利益输送等严重违法犯罪行为,集中反映了华泽钴镍公司治理严重缺位、内部管理十分混乱,也反映了市场中介机构在执业过程中独立性缺失、执行业务准则不到位、职业怀疑不足等突出问题。华泽钴镍案严重损害了投资者利益,破坏了市场信心,对相关违法犯罪主体依法应予严惩。



2018年11月22日,华泽钴镍首次披露投资者索赔诉讼情况。之后全国各地先后有不低于五百名投资者对华泽提起了证券虚假陈述民事索赔诉讼,并要求国信证券、瑞华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而本次法院判决被罚的证券服务机构连带担责赔偿,让一度感到索赔无望的数万华泽持股股民又看到了希望。且不提行业占比居前的瑞华所,仅拿国信证券来说,该券商2019年元至九月净利润高达37亿多元,净资产549亿元。

随着一审判决出炉,该案的最终走向已趋明朗,众维515团队代理的该案新一批委托人也即将向法院提交起诉材料。律师判断,后续会有更多适格投资者将加入诉讼,预计该案索赔人数和索赔总额会迎来较大增长。众维515证券索赔网还注意到,新证券法第220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和缴纳罚款、罚金、违法所得,违法行为人的财产不足以支付的,优先用于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看来,今后投资者的正当索赔权益更有落实保障了,提起证券民事责任诉讼将成为越来越多受损股民挽回损失的常态化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