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进度

开年信披第一案!宏达新材多事之秋再爆监管雷,股价两折股民索赔启动

时间:2022-01-09 阅读:188


在遭遇“隋田力骗局”、原实控人失联、控股股东被立案、高管组团辞职之后,“硅橡胶第一股”新年伊始又陷信披门。宏达新材(002211)9日午后公告,公司于2022年1月7日接到证监会《立案告知书》,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
 


图片


 

众维515证券索赔网主理律师认为,宏达新材或已涉嫌虚假陈述,凡2022年1月9日晚持有该股的受损投资者,可在“众维515”网站或微信发送股东姓名、电话、股票名称、数量提交获赔申请准备依法索赔。


资料显示,宏达新材主营硅橡胶及其制品的加工销售、专网通信设备的加工、组装、检测及销售业务等,2008年2月上市后,原硅橡胶主业长期不振,2011、2013、2015、2019年公司四度亏损沦为壳股。
 

2014-2016年,宏达新材控股股东江苏伟伦投资先后与分众传媒、永乐影视两次筹划资产重组卖壳均告失败,期间上市公司及时任董事长、总经理、实控人朱德洪还卷入“伪市值管理”第一案,后者在2016年被证监会以操纵股价及内幕交易宏达新材处罚360万元,2017年又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2019年,杨鑫控制的上海鸿孜入主宏达新材,当年出资1.5亿设立通信类子公司上海鸿翥,再以2.25亿现金收购杨鑫本人实控的上海观峰。转型后上市公司通讯信息业务收入比重快速上升,2020年占比达53.26%,然而业绩却未见起色,2019年营收11亿净亏损约8800万;2020年净利约5270万元扭亏,营收却大降16.62%至9.21亿元。

 

2021年前三季度,宏达新材实现营收4.06亿元同比下滑38.2%;净亏损2.05亿元同比大降696.4%。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后公司资产负债结构变化显著。相较2018年末,公司应收款、预付账款和其他应收款从合计0.95亿元暴增至2021年三季末的2.83亿元,坏账风险迅速累积;季末存货增加到4.28亿元,是2018年末余额的近五倍。

 


图片


 

事实上,导致宏达新材转型失利的,正是公司倚为新增长点的“专网通信业务”。自2021年5月上海电气自曝百亿损失风险后,多家上市公司相继公告陷入神秘人隋田力打造的“专网通信”骗局,涉险金额累积数百亿元。隋田力后因涉案被公安机关侦查,而宏达新材也“不巧”中招,去年5月公布全资子公司上海鸿翥、上海观峰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对弘萃实业、保利民爆等客户的部分应收账款存在逾期及回收不确定风险。

 

据宏达新材2021年12月24日风险提示,目前上海鸿翥、上海观峰因专网通讯销售业务产生的应收账款约11835.1万元,可能导致坏账损失的风险,公司计提2367万元信用减值损失;异常合同形成的存货37846.33万元,可能处置变现不足导致公司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公司对上述两公司的股东权益投资账面值合计22804.8万元可能全额损失;上海观峰可能无法按约清偿400万元外部借款,商誉进一步减值,公司可能承担担保责任且利润减少的风险。
 

当初收购上海观峰形成商誉1.66亿,仅过了大半年该公司就因隋田力跑路、客户不按约定提货、应收账款逾期而陷入业务停滞。至2021年三季报,其商誉已分次计提归零。

 


图片


 

而从监管公开信息来看,宏达新材陷入当下困境的肇因也许不全是经营失误。早在2021年2月,上海证监局对宏达新材下达警示函,指出公司存在未审议和未及时披露关联交易、未在购买理财产品累计达到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10%时及时披露的问题。

 

2021年8月13日晚间,宏达新材公告,公司前一晚接到自称桂林市公安局电话,称此前疑似失联的实控人杨鑫已被该局立案调查。随后其董事长职位被罢免。公开信息显示,杨鑫控制的宁波鸿孜与隋田力控制的江苏星地通在工商注册时使用了同一邮箱及手机号,且办公地点处于同一栋楼。交易所问询函质疑杨鑫与隋田力存在关联关系乃至利益关系,要求公司明确说明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未披露事项及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 而宏达新材在8月5日回函中对以上质询予以否认,称注册手机号及办公地址相同是因为委托了同一个代办人,此外并无其他关联关系。

 

兜兜转转间,2021年10月,卖壳不成的江苏伟伦重归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老董事长朱德洪之子朱恩伟上位新实控人。2021年11月中旬短短十日间,从代行董事长、总经理、董事、财务总监,到独董、证券事务代表、监事会主席及监事,一共8人不约而同先后辞职。也许并非巧合,数日后的11月26日,宏达新材就公告控股股东收到镇江市丹徒区监察委立案通知书,江苏伟伦因涉嫌单位行贿罪问题被立案调查。12月1日,这份长长的高管“跑路”名单中又新添一职工代表监事。

 


图片


 

二级市场上,宏达新材2016年10月曾逼近20元(前复权)一线高位,此后即反复下跌,2021年8月跌至3.61元的2009年以来新低。2022年1月7日,宏达新材收报4.11元,总市值17.77亿元,约为历史峰值的五分之一多。
 

截至2021年9月末,宏达新材有股东40018户。提示其中在2022年1月9日仍持有宏达新材的股民,可网/微联系“众维515”报名加入诉前准备,若后续证监会处罚决定书下达即可依法起诉索赔挽损。


 


 

索赔进展| ST中安再添1267余股民一审胜诉判赔逾1.93亿,诉讼时效仅剩最后五个月适格投资者宜从速“行权”


 


图片



 

ST中安(600654)最新投资者诉讼进展公告披露:
 

(一)2021年11月20日至2022年1月6日,上海金融法院新增受理486名原告诉中安科公司及共同被告中安消技术、招商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新增涉案金额为7465.97万元。

(二)同期,上海金融法院新增一审判决1267名原告诉公司及共同被告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原告诉请金额合计20438.51万元,法院一审判决中安科赔偿上述原告投资差额、印花税、佣金损失合计19383.69万元,中安消技术承担100%连带责任,招商证券承担25%连带责任,瑞华所承担15%连带责任。
 

(三)截至2022年1月7日,上海金融法院和上海高院已受理相关原告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合计3581例。尚未判决的案件合计307例,诉求金额28143.69万元;一审已决案件合计3197例,原涉诉请金额431971.97万元;二审已决案件合计77例,涉诉请金额2012.07万元。
 


图片


众维515特别提醒:该案诉讼时效将于2022年5月截止,凡是在2014年2月18日至2016年12月23日间买入ST中安(原中安消)股票,且2016年12月23日收盘持有的权益受损投资者,请尽快联系“众维515(网/微)”报名抢搭索赔末班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