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进度

ST步森六年“三进宫”市值蒸发数十亿,这些股民已可报名索赔

时间:2021-12-06 阅读:201


上市后以“五年四换实控人”、“连续七年扣非亏损”引发各方诟病的知名男装品牌,如今又要添上一个“六年三遭立案调查”的负面标签。



ST步森(002569)12月3日公告,公司当日收到证监会立案告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证监会依法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众维515证券索赔网主理律师提示,ST步森再次涉嫌虚假陈述,凡2021年12月3日晚仍持有该股的权益受损投资者,可在“众维515”网、微发送股东姓名、电话、股票名称、数量提交获赔申请准备依法索赔。

 

资料显示,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主营步森品牌男装设计、生产和销售,2011年4月上市,当年录得5283.36万净利润,没成想出道即巅峰,该记录就此成为这家公司上市以来的业绩天花板。

 


2015年3月,步森股份创始人家族套现离场,公司控制人由步森集团变更为上海睿鸷;2016年,徐茂栋旗下的星河赢用和拉萨星灼10.12亿元受让上海睿鸷95.02%股权成为步森股份新实控人;2017年,徐茂栋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6%股份以10.66亿元转让给实控人为赵春霞的安见科技;赵春霞在2017年将股票质押,随后遭遇平仓;2019年,赵春霞因旗下P2P“爱投资”爆雷滞留境外,东方恒正拍下16%步森股权,上位第一大股东和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王春江。

 

在ST步森今年三季报中,步森集团仅以1.86%的持股比勉强跻身10大股东,公司实际已成为各路资本操弄的壳股。事实上,步森股份此前早已是监管部门的“熟面孔”。2015年6月至今,该公司已三度涉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两收行政处罚决定书,关注、问询、警示直至纪律处分等各类监管函构成了公司公告的常态。

 

2016年3月,步森股份在与康华农业重大资产重组过程中,披露了存在虚假记载的《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草案)》(康华农业资产和营业收入大幅虚增),被证监会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30万元罚款,时任董事长王建军、董秘兼副总经理寿鹤蕾等9人被给予警告,王、寿2人被分处5万元、3万元罚款。

 


2017年8-10月间,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徐茂栋涉嫌通过伪造或挪用公章、私自制作担保文件的途径,以步森股份的名义为其控制公司的借款进行违规担保,涉及本金合计1.85亿元,法院判决上市公司需就其中1亿元本金的违规担保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为此,2019年7月,徐茂栋被深交所公开谴责,步森股份及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建飞、时任财务总监袁建军被通报批评。2020年8月,因徐茂栋违规担保涉及未偿还本金2500万元纠纷,一审判决ST步森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再对徐茂栋出具监管函。

 

2020年8月,因未及时披露为实控人徐茂栋实际控制企业天马股份2亿元借款提供担保的情况,浙江证监局对步森股份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50万元罚款,陈建飞被警告并处15万元罚款。2020年12月,同案的徐茂栋被警告并处90万元罚款。同月,浙江证监局对上海睿鸷、重庆安见给予警告并分处45万元罚款,两公司实控人徐茂栋、赵春霞被警告并分处15万元罚款。当事人被指作为一致行动协议的信披义务人,未将一致行动协议事项告知步森股份,导致步森股份未及时披露该协议。

 


此外,2019年9月,因未及时披露2018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未及时披露收购麦考利股权补充协议及提名董监事临时议案的行为,步森股份收到浙江证监局警示函。2021年7月,因公司未对2020年业绩快报及时进行修正,存在业绩快报信息披露不准确、修正不及时的情况,浙江证监局再对ST步森下达监管关注函。紧接着,又曝出实控人、董事长王春江因感染新冠无法回国参与监管约谈,还把东方恒正60%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丈母娘王雅珠,后者间接成为公司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的奇闻。

 

三季报显示,ST步森2021年1-9月实现营收2.08亿元、净利润4326.55万元同比大增,期末每股净资产1.76元。12月6日,ST步森收报8元,市值11.52亿元,不到历史峰值的七分之一,持股者普遍深套。今年11月20日的公告还显示,ST步森因收购步森集团所持步森投资股权违约涉讼,败诉后签署和解协议需支付步森集团800万元违约金,该款计入公司2021年1-9月“营业外支出”科目——本不宽裕的家底又被切走一块。

 


值得关注的是,ST步森今年10月11日公告披露,已有原告股民以虚假陈述民事责任纠纷为由起诉该公司索赔近710万元,杭州中院已立案受理尚未开庭审理。今年11月19日,ST步森在册股东4872户,其中凡2021年12月3日晚仍持有该股的受损股民,可报名索赔。